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同学春福

2019-07-18 11:25 伊犁日报  

得知我在广州小住些日子,同学春福微信告诉我,近期他也南下花城,带队来中山大学脱产学习,并一再叮嘱我说,多年没见面了,难得有如此机会,届时好好聚一聚。

我掐指一算,自打1998年夏天,我们在乌鲁木齐匆匆有过一次相会,已整整15年不曾谋面。虽说期间每年彼此通几次电话,有一年我从青岛去往北京,半路上打电话给时任广饶县委书记的春福,他一听很高兴,非要让我无论如何提前在淄博下车,他去车站接我,态度坚决,言辞恳切,一如还在曲阜上大学时期的他,对人热情、友善,往往人未到,“嘿嘿嘿”的笑声先传过来,总是给人那么一种亲切感。当时正是夜晚,车厢已有人开始打鼾,我就压低声音对他说:谢谢老同学盛情邀请,因为这次时间紧,不能再停留,下次来山东,一定去看你!一听这话,春福很失望,末了还一再对着电话听筒大声说:贝保,不够意思,来了也不言语一声,路过也不留一宿,咋回事嘛?

想不到这下一次,不在山东,也不在新疆,时隔多年之后,却要在广州中山大学相遇,的确有些出乎意料。早年春福爱写诗,一首《苹果熟了》的爱情诗,奠定了他在我们“朝花”诗社的地位。因为是油印不定期小册子,需要字写得漂亮的同学刻钢板,春福当仁不让,拿起刻笔“刺啦刺啦”在钢板上一笔一画刻着蜡纸,娟秀、清丽,诗友们都竖大拇指。

多年以后,春福在繁忙工作之余,开始挥毫写起了书法,行书、草书都非常了得,微信朋友圈一晒,立刻赢得不少人点赞。他和同学盛国、宜才一道,被我称之为昔日中文系书法“三剑客”。其他两位同学的字我都已经求得,只差春福的墨宝,近日给他发了微信,让他给我写一幅字,春福先是哈哈一笑,继而爽快答应,而且时间不长就见到了墨迹:留取大爱作未来。洒脱、气派、有味道,令我喜欢得不行。

看到我在微信朋友圈晒了春福的这幅书法,很多朋友都一致叫好,有的微友甚至跟着转发。一向热爱公益事业的民营实业家李老先生,对春福的字也是情有独钟,发微信告诉我,他也想得到一幅春福的字,用来临摹练字,问我能否帮这个忙。我和李老先生很早就认识,他是道德模范,荣获过多项国家级荣誉,喜爱文字,支持教育。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,向晚辈寻得一幅字,应该是春福的福气,这次正好春福来穗,借机给他说这件事,我想他肯定不会拒绝。

春福到达广州当日,就已告诉我,我们约好次日下午课后,在中山大学大门口见面,不见不散。第二天下午,我和朋友早早驱车几十公里前往番禺,广东在这里新建了大学城,规模很大,学校很多,包括中山大学、华南师大、星海学院、广州大学等,都在这里建有新校区,毗邻珠江,环境优雅,是一个读书学习的好地方。上次去黄埔军校旧址参观,路过这里,还特意在中山大学广场牌坊前合影留念,印象特别深刻。

车一到大学城中山大学牌坊前,我就给春福发了短信,他回话说还未下课,稍等片刻。过了20分钟,我又发了一个短信:还没有下课?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回话:马上。我就下车走到了广场,想着他远远走过来,我就能一眼认出他。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眼前依旧空荡荡的,不见一个学生走过来。我有些着急,给他打了电话,下课了吧。下课了,正往大门口走呢,他回答。然而左等右等,咋就不见春福的踪影,我就说你招招手,电话那边说我正在不停招手,看到没有?我环顾四周,已有学生向不同方向走动,但还是看不见有招手的人。我们两个人都很纳闷,他在电话那头说,是在牌坊前吗?我说是呀,一个正门,两边两个偏门,正门上方写着“国立中山大学”六个大字,不会错。那就怪了,我也在牌坊前,一模一样,也是“国立中山大学”这六个大字。我在珠江边,你呢,春福仍然不解地问我。我不能断定是不是就在珠江边,跑过去问了保安。保安指着前方说,那里就是珠江,我远远望过去,似乎有船经过,随即告诉春福说,人家保安说就在珠江边上。

就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,春福突然如梦方醒,问我此时在哪个校区,我说番禺大学城,他一听就朗声大笑起来:贝保,咱俩闹大笑话了,我在海珠,你却跑到番禺去了,一个是校本部,一个是新校区呢。我也恍然大悟,先前彼此只说是中山大学,却忘了紧跟着再问一句在哪个校区,因此害得我跑了一趟冤枉路不说,还费了那么多口舌,老同学好不容易异地见一次面,却出现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和花絮。看来好事确实需要多磨,不然故事就少了一点曲折性、戏剧性,对我们这些喜爱舞文弄墨的学究来说,这样的见面或许更有意思。

当我重新原路返回,急匆匆来到珠江边的中山大学校门前,再一次看到了古色古香、庄严大气的那座标志性牌坊。中山大学首任校长邹鲁先生题写的“国立中山大学”六个大字,重又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,那么清晰,那么富有感染力,让人仿佛感到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,此时就站在眼前。而当我一眼从人头攒动的人流中认出春福时,他也同时朝着我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来。想不到春福到我跟前,二话不说,一下子就将我抱了起来。快六十岁的人了,依旧像个小伙子,浑身充满了力量,让我吃惊不小。

同学见面总是愉快而幸福的,有说不完的话,叙不够的情,就像春福餐桌上夹起的一根根新疆拌面,找不到头见不到尾,真是情深意长,回味无穷。那些关于当年老师们的为人师表,同学们的如饥似渴,还有学校高大茂盛的梧桐树,孔府、孔庙以及孔林的博大精深,再一次让我们回到青春韶光时代,感慨万千啊。当然我也不会忘记李老先生的嘱托,向春福代为求字,他不假思索,满口允诺,并问我给老先生写什么字好,我就简要介绍了李老先生的情况。春福学习完不久,很快就写了“崇文重教”四个大字,而且亲自快递给李老先生,让李老先生喜出望外,感激不尽。

作者:艾贝保·热合曼(乌鲁木齐)

责任编辑:耿建新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